当前位置:

首页 » 激光应用 » 医疗 » 正文

激光能给你一双明目吗?

来源:百家号

  发布:星之球科技

关键词:激光医疗,近视眼

2018-11-14

 初戴眼镜的人很少有不苦恼的,因为这一戴,恐怕就要戴一辈子了。女孩子担心不美观,男孩子则担心运动不方便。
 
于是,各种治疗近视的仪器、药品和手术就风行起来。其中大家听的最多、疗效最神的是一种叫“准分子激光”的治疗手术。这种手术只需15分钟就能做完,一般1周之内就能让视力恢复正常,而且手术风险很低,不仅在我国,在欧美都很流行。单在美国,每年就有70万人做这种手术,目前做过这种手术的人累计已达1600万。
 
也许你会说,这项技术在药监管理严格的欧美国家都获得通过了,那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其实不然。
 
矫正视力,除了戴眼镜,还有……
 
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准分子激光手术是怎么回事。
 
我们的眼睛是一个复杂的器官,各组成部件需要非常准确地协调才能正常工作。简单地说,它就像一部照相机,由以下几部分组成:一个可调的、用来接收光线的开孔,称为瞳孔;一套用来折射光线的晶状体系统,包括瞳孔前面一层透明的覆盖物,即角膜,以及瞳孔之后一个球形的晶状体;一张可重复使用的“胶片”,即视网膜,视网膜上长着感光细胞;最后还有控制瞳孔大小、晶状体形状和眼睛的转动的肌肉群。
 
对于正常人的眼睛,光线穿过角膜和瞳孔,经晶状体折射后,在视网膜上能形成一个清晰的像。而对于近视眼患者来说,由于他们在生长发育阶段,近距离工作养成的不良习惯,导致眼球的前后轴变长(相当于视网膜后移),结果远处物体的光聚焦在视网膜前,而不是在视网膜上。于是他就看不清远方的物体了。当他们身体发育成熟后,眼球的形状也已经定型,无法矫正,所以将不得不一辈子配戴近视眼镜。
 
近视眼镜从光学上讲,其实是一面凹透镜。它能够缓和光的折射程度,让眼睛的焦点后移,重新投在视网膜上。而其实,要达到此目的,还有另一种办法,即重塑角膜,改变它的屈光度,进而改变聚焦的位置。目前重塑角膜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准分子激光手术。
 
用激光“打磨”你的
 
角膜
 
虽然目前准分子激光手术有好几种,但其基本原理都是重塑角膜。
 
准分子激光治疗仪是一种精确度极高的激光器。它能发射紧密聚焦的紫外线光束,紫外线光束只能穿透角膜表面不足1毫微米(十亿分之一米,相当于人头发丝直径的1/50)的深度,而正常人的角膜厚度约为500~600微米。当功率极高的激光照在角膜上,角膜上层细胞汽化蒸发,角膜就变薄了。这叫“光切除”。
 
由此看来,准分子激光每扫一次,只削去不足你角膜总厚度1/500的角膜,这是非常精确的!当然,假如需要切除的角膜厚度大于1毫微米,只要让激光多扫几次就行了。
 
“打磨”角膜的办法有两种。一种办法是直接在角膜的外表面上切削。还有一种办法是先采用微型角膜刀在角膜外表面切出一个“瓣”,可先将其折在一边,就好比把皮肤掀起一小块来一样;然后用激光“打磨”切口,削去一部分角膜;“打磨”好之后,再把“瓣”复原回去;由于角膜组织生长很快,角膜“瓣”几分钟之内就会和其余部分粘合在一起,一周之内切口就可以完全愈合。
 
当然,角膜削去多少,在什么部位削,这一切都是在电脑控制下完成的,整个过程非常精确。虽然这种手术一般不能使眼睛完全恢复正常视力,却能显著降低戴的近视眼镜的度数,术后让大部分患者摘去眼镜。
 
 
角膜可以随意打磨吗?
 
这种高科技手段设计得非常完美,是吧?可正是看似如此完美无缺的手术,由于忽视了眼睛的一些基本生理功能,导致术后产生了大量副作用。
 
我们前面用“打磨”一词来形容角膜的切削,就好像角膜真是一片玻璃或者透明塑料似的,而其实,角膜远比这些无生命的东西来得复杂。
 
角膜虽然看似透明,其实表面分布着大量微细神经末梢。这些神经末梢能够刺激正常泪液的分泌,滋养和呵护角膜。当用角膜刀切出一个“瓣”的时候,我们无意之中就把这些神经切断了;当用激光“打磨”角膜的时候,我们又再一次伤害了这些神经,使它们中的一部分消失了;这些神经再也不能生长、复原。这样一来,即使角膜愈合,但角膜对外界的感觉已不再正常,导致泪液分泌减少,产生干眼症状。轻度的干眼使角膜表面的液体层减少,使其变得不光滑,降低了投影的清晰度,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最完美的准分子激光手术,术后患者看景物的清晰度、颜色对比度,都要比戴眼镜稍差一点的原因。
 
比如说,戴眼镜视力可以恢复到1.0,而最完美的准分子激光手术,也只能使视力恢复到0.95;戴眼镜可以看到鲜艳的红色,准分子激光手术后看到的是平淡的红色。而中度或者严重的干眼,则使角膜上皮细胞更容易老化,死去的角膜细胞脱落后,角膜表面将变得凹凸不平,于是产生不规则散光,导致视力模糊,看到鬼影、光环等。
 
失去了神经,角膜瓣也变得不很牢固,牢固度只及原来的2%。临床上发现,手术后12年,角膜瓣可以轻易地拨开。术后患者稍不经意揉眼,就可以使角膜瓣移位,于是产生视力迅速下降及剧痛。术后患者多了眼睛易受伤的隐患。
 
此外,在手术过程中,为了尽量控制眼球不动,医生往往要在患者的眼球上施加高压。虽然时间短暂,但有人认为这样极度的高压,足以对角膜神经产生损害,而且不可避免地损害了眼内的晶状体。临床上已经观察到,术后患者白内障比其他人发病要早。而且目前即便用最先进的办法,依然还没有解决手术是控制眼球动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手术的精度就要大打折扣。
 
当初的批准者后悔了
 
瓦西里博士是一位在美国食物和药品管理署工作了26年的资深官员。1998年,正是由他领导的一个评估小组提交报告,认为准分子激光手术可行,导致这种手术如今在美国遍地开花。但现在,他的态度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变成了激烈的反对者。
 
问题不在于这种手术做的时候是否安全,——手术过程的确风险很低,这一点没有疑义——而在于手术之后能否达到目的,以及有没有副作用等问题。瓦西里博士2000年退休,退休后他对准分子激光手术进行了长达10年的跟踪。据他发现,做完这种手术的人第一年95%达到了目的,但两三年后,竟然有50%的人需要重新配戴眼镜了。所以如果说该手术的目的是让近视患者摆脱眼镜,那么50%的人手术是失败的。
 
瓦西里博士统计发现,有20%的病人有以下的并发症,包括:眼痛和眼睛不舒服,眼睛痒及有异物感,流泪,畏光,雾状视力,干眼,光环及晚间无法开车,昼间视力变化(早上与晚上视力不同)。更严重的是,有0.9%的病人有角膜变形。而角膜变形是一种眼睛的永久性损害,要通过角膜移植手术才能治疗。如果按这个比例,那么在美国1600万做过该手术的人中,大约有14万人的眼睛受到了永久性损伤,这种损伤包括失明。
 
得到这些数据后,瓦西里博士非常懊悔自己当年在一批有名的眼科医生,以及准分子激光机器制造商误导下,批准了该项手术。如今,他由当年的支持者一变而为激烈的反对者,在各种场合告诫大众有关该项手术的危险,并上书美国食物和药品管理署禁止这项有争议的手术。
 
凡此种种,说明目前这种打着高科技的旗号大行其道的准分子激光手术还是有相当危险性的。这种手术的历史还不长,副作用一时也许还不明显,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危险性将日益突显。近视眼患者们若想采用这种手术治疗近视,一定要三思而后行。